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

查看: 1745|回复: 0

泰州将9岁儿子殴打致死母亲已被刑拘 平日信奉棍 [复制链接]

Rank: 2

在线时间
18 小时
威望
1
苏友币
977
注册时间
2009-10-2
阅读权限
20
精华
0
积分
335
帖子
440
发表于 2018-2-7 10:45:52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临近春节,38岁的周明日子却更加煎熬。
       1月31日,他已在床上躺了近1个月,满脸憔悴。桌子上,家人送来的饭菜原封未动。交谈时,他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,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。
       1月5日,他9岁的儿子航航(化名)因弄丢手机、撒谎,遭到妻子陈荣(化名)几个小时的毒打。1月6日凌晨,航航的生命体征消失。
       泰兴市公安局的消息称,1月6日上午6时许,泰兴市公安局接群众报警:黄桥镇富皇公寓一男孩死在家中。接到报警后,泰兴市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赶赴现场,并抓获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陈某(系死者母亲)。目前,陈某已被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。
       “家已破,人已亡,希望已不在。面对失去孙子的父母,我是儿子;面对狱中的妻子,我是丈夫;面对离去的孩子,我是父亲。撕心裂肺的痛!”1月19日,周明在朋友圈里更新了这样一条消息。
雪地里找手机的小男孩
       1月6日早晨6点左右,大雪后寒气笼罩,家住泰兴市黄桥镇金堡村的钱秀兰夫妇还没有起床,三女儿陈荣打来的电话,吵醒了他们。
       因为耳背,63岁的钱秀兰听不清电话那头模糊的声音,电话随后挂断。很快,铃声又响起,这一次,她清楚地听到了一句话,“妈,我把航航打死了”。
       赶到富皇公寓时,她看到外孙仰面躺在地板上,毛毯一半盖着,一半铺着,女儿正抱着孩子哭。医护人员也在现场,钱秀兰焦急地问“怎么不救救宝宝”,对方回答“没用了”。
       钱秀兰焦急万分,质问女儿,到底怎么打的孩子,女儿没有回答,只用脑袋不断撞墙。据医生初步观察,航航四肢有连片青紫,颧骨处发青,身体无开放性伤口。
       医护人员随后报警。据当地媒体披露的陈荣证词显示,因弄丢手机、不好好写作业,航航被生母用胶带封住嘴、捆住手脚,拿木棍打了5次,时间从1月5日下午7点持续到夜里11点。其间,陈荣给孩子喂了几口水。
       这一切缘于一个手机的丢失。1月5日,因雨雪天气学校停课,一个人留在家的航航跑到小区里玩雪。下午2点50分,航航从9楼进入电梯,拿着手机玩,电梯上了15楼,他又跟着电梯下到1楼。监控显示,20多分钟过后,航航在小区后院来回走动,手里已没有手机。
       下午4时,航航找到门卫处值班保安马先生,说手机丢了。小区不大,仅有4栋楼,几圈转下来仍没发现。航航带着哭腔说,手机丢了,会被妈妈打。
       后来,还有小区居民看到航航站在雪地里大哭。这款丢失的手机是航航去年在外面捡的,他平时拿来玩游戏、看电视。
       一位小区业主回忆,当天下午,航航去了她家两次。下午1点左右,航航第一次来找孩子玩。第二次是下午6点左右来找手机。
       下午6点50分,电梯监控画面显示,陈荣用手指了航航。随后,航航跟妈妈离开电梯。
“棍棒教育”背负的希望
       事发当晚,周明和妻子有过两次短暂的视频通话。下午6点50分左右,母子俩在同小区的堂妹家寻找手机未果,陈荣抬手扇了儿子三巴掌,并匆忙挂掉通话,时长51秒。周明给妻子发消息:“丢了就丢了,他自己没得玩。”但妻子没有回复。
       晚上10点15分,穿好睡衣躺在床上的妻子主动给周明发来视频,说孩子撒谎,手机怎么也找不到,又不让打屁股。她用胶带将孩子捆起来打。周明询问孩子被打的严重程度,妻子回答:“孩子在做作业”。
       第二天早上,接到妻子电话后,周明甚至不知道如何回的老家。11点半赶到家时,妻子已被警方带走,孩子的尸体也被送到殡仪馆。法医告诉他,儿子死亡时间是在凌晨2点到3点之间。
       在这个家庭里,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,妻子扮演的是“严母”的角色。
       对周明来说,妻子对孩子的教育非常严格,“棍棒教育”的方法也是妻子认定的,两人在这方面一直存在很大分歧。他说并不在意儿子成绩好坏,更反对打孩子。
       初中毕业后就读了职业学校的周明,选择在上海打工赚钱。相比之下,妻子的“上进心”更强一些,读完职业学校后,她还参加了自考,获得大专学历。后来,还曾在泰兴当地一所小学做了3年的代课教师。因为工资低,她才辞职去上海打工。
       这个家庭把希望放在了9岁的儿子身上。后来,周明也逐渐认为,这种教育方式,也许可以纠正小孩子的很多坏毛病,孩子以后也能更加独立。
       2015年,孩子要上小学时,妻子提出要买黄桥镇中心小学的学区房,“上最好的学校”。
       那是革命老区黄桥镇的第一个高层公寓,也是当地最贵的房子,总额接近60万元,他们要还上15年贷款,每月3020元。
       最终,夫妻两人将打拼数年攒下的9万元,加上借款凑够19万元首付,装修的钱是航航爷爷出的。紧接着,陈荣辞去在上海4000多元月薪的工作,回到泰兴,在镇上一家工厂做仓库管理员,每月收入2000元。
       平时,在上海的周明不怎么过问孩子的学习。妻子却更看重孩子的成绩排名,常常辅导孩子学习到深夜,不懂的还会专门去问老师。周明也知道,妻子常常打孩子,有时还打得不轻。
       2017年10月,因为打孩子,两人大吵一架。如果周明在家,妻子不会打孩子。周明在家时,儿子总爱跟着他。
       上小学前,孩子在老家上幼儿园,由爷爷奶奶带大。到黄桥镇上学后,奶奶继续跟着照顾孙子,从去年起才回到老家。航航刚上一年级,奶奶曾看到陈荣一下一下地用手指敲他的头,“你这怎么回事,你这样不是把他打傻了吗”。
       想到这些,奶奶就止不住流泪。一年级开学,航航就上了补习班,每晚回家陈荣要检查功课,错一个字打5板子,罚抄几百遍。
       航航写完的作业常被撕掉重写,有时被罚写到凌晨4点。
       打人的木棍被奶奶扔掉过几次,但扔掉后又有新棍子。奶奶曾看到孩子身上的淤青,给孙子按摩时,眼泪直流,孙子反过来安慰,“奶奶,我不疼,我不疼……”
       “反对家长体罚孩子,目前还缺乏共识”
       “考试第一,拿最好的成绩”似乎是这个母亲“棍棒”下对孩子最基本的要求。
       周爷爷觉得,孙子成绩不差,基本90分上下,三年级上学期期中考试英语考了96分。
       因为贷款买房借钱,家里经济拮据,为孩子教育的巨大付出,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陈荣的教育观,“望子成龙”的期许也被无限放大。
       “孩子的花销是大头,书籍资料、补课费和买衣服等,每月超过1000元。”周明每月工资8000元左右,其中一半给家里,用于房贷和消费。
       平时,周明每月至少回家3次。在他看来,妻子是个非常较真的人,也很节俭,舍不得买化妆品,平时多穿姐姐送的衣服。陈荣在家一个人吃饭,青菜下面,等周明回家时,她才会买点好菜。
       钱秀兰曾多次问女儿日子过得如何,但女儿啥也不说。她能做的就是,把家里的鸡蛋、红薯、肉送过去,帮女儿减少家庭开销。
       女儿也曾向她提到还债的事,钱秀兰安慰女儿,家里有父母、姐妹,先把朋友的钱还了,家里人的钱可以缓一缓。
       “有些家长把体罚和惩戒混为一谈。现实中,常有父母把批评、惩戒简单理解为体罚。”教育学者熊丙奇说,矫正孩子的不良行为习惯,当然要批评,以及适当惩戒,但批评、惩戒不是打骂,要以尊重孩子人格、保护孩子身心健康为基本前提。
       在熊丙奇看来,我国部分家庭至今信奉“棍棒教育”,动辄对孩子进行打骂,不尊重孩子人格,不和孩子沟通交流。未成年人保护法已明确不得体罚和变相体罚未成年人,包括学校老师、家长(监护人)。
       “反对家长体罚孩子,目前还缺乏共识。”熊丙奇说,对于家长体罚孩子,周围邻居最多劝劝不会报警。即使报警,警察最多批评教育,并不会剥夺家长监护权,孩子继续被置于有暴力体罚的家庭环境中。“在这起事件中,孩子长期被打,可谁报过警?如果社会没有这种共识,保护孩子就是一句空话。”
       1月8日,大雪融化,丢失的手机被邻居发现,邻居想起业主群里的遗失信息,意识到这是那个不幸去世的孩子生前一直要找的东西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关于苏友| 帮助中心| 苏友声明| 争议处理| 服务条款| 联系我们|
Copyright © 2009-2018 苏友网(www.suyoo.cn)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  客服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     QQ: 370976030      法律顾问: 李冬明   陈栋梁   苏ICP备10037877号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