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

查看: 3922|回复: 1

江苏75岁大妈18年花几十万买保健品 人"走了"还没吃完 [复制链接]

Rank: 2

在线时间
15 小时
威望
5
苏友币
1340
注册时间
2009-9-8
阅读权限
20
精华
0
积分
457
帖子
599
发表于 2017-12-26 15:36:31 |显示全部楼层

1.jpg



       小品《不差钱》里有一句经典之语:“人生最痛苦的事情,你知道是什么吗?人死了,钱没花了。”而现实生活中,还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——人去世了,一大堆保健品还没有吃完。

       家住南京江北的张大妈和老伴,花费几十万元,先后购买保健品18年,也吃了18年。老伴过世后,就留下一大堆没有吃完的保健品。

       然而,自2016年至今年5月,张大妈又先后从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约20万元的保健品,拿了五六万元的货后,过去7个月了,再也没了下文。

       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发现,种种证据能证明已75岁的张大妈至少消费现金在15万元以上,但她却没能从中生联合公司拿到有力的证据,有的只是红单据,甚至是“白条”。而她在要求退货退款时,不可避免地遭遇种种障碍。

张大妈向记者讲述了购买巨额保健品的事情

老两口省吃俭用买保健品

18年花了大几十万元


       家住江北的张大妈和老伴相依为命,两人退休后每月收入超过一万元,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保健品宣传,便一头扎了进去,一吃就是18年。然而,常年吃保健品并没能吃来长寿,张大妈的老伴于去年去世,享年76岁。

       仅从2016年下半年到今年5月,张大妈就先后从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约20万元的保健品,断断续续拿了5万元的保健品后,今年5月份“中生联合”大厂店关闭,她再也拿不到保健品。

       7个月过去了,多次交涉也没有结果。紫牛新闻记者在张大妈家里看到,尽管老伴已去世一年多了,但家里仍然摆着一堆堆没有吃完的保健品,卧室里的柜子上、墙角的地上,客厅的桌子上、椅子上,均是大量尚未吃完的保健品,大部分甚至都还没有开封。

       张大妈一一展示给紫牛新闻记者观看,各种品牌的都有,但大多已经过期了。衣着朴素的张大妈家里,桌子上放着多个盆碗,里面有不少剩菜剩饭。

       “省吃俭用,钱大多交给‘中生联合’了,他们销售员还忽悠我不停地买,我又借了不少钱。”张大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。“老头在世时,很相信这个,以前都是他买。2016年老伴生病后,就由我来买了。”张大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,都是买的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的保健品,以前花了多少钱,老头经手的,她没有算过,也有大几十万元。但自从由她开始负责“采购”保健品以来,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已花了约20万元。

到底买了多少,还有多少没领

——理不清的一笔笔糊涂账


       买了20万元“中生联合”的保健品,那么她又拿到了多少保健品呢?“我大概只拿到了五六万元的,其它有十五六万元的都没有给我。”张大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。

       像许多老年人一样,张大妈对新生事物也难接受,她至今连手机都没有,更别谈网络支付了,甚至连刷卡这样方便的事,她也不愿意做。张大妈说,她一直都是现金交易。也就是说,这购买保健品的20多万元,都是张大妈从工资中省下来,然后一叠叠交给了“中生联合”。

意向书上写着:款清货未发

       刷卡支付至少能通过银行流水留下证据,张大妈这种交现金的支付方式,又该如何证明自己呢?事实上,紫牛新闻记者初始的调查发现,张大妈没有多少证据来证明她支出了20多万元。

       张大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她交了钱,“中生联合”有时给一些红单子,但大多数时候连单子都不给,就是记账。几个月前,她到大厂的中生联合店面时,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搬走了。“什么时候搬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,我到处问,才晓得他们搬到南京去了。”

       张大妈说,她住的地方到南京一个来回七八十公里,自己身体不好,7个月过去了,也没个说法。张大妈说,她手上的一些红单子被一直向她推销保健品的业务员小胡拿走了,还有就是中生联合总部的梁总给她写了一张白条子。曾有一次,她赶到中生联合南京总部去交涉,对方又说她得拿出单子来,白条不算,红单子才算。

       张大妈回家翻箱倒柜找了好几天,终于找到三张“中生健康销货凭证”的红单子。记者看到,上面时间为2015年9月及2016年5月和10月,金额合计16210元。

       此外,还有一张名为“客户意向书”的白条上,金额为8100元,下方标注“款清货未发”,这些购买的货品名称基本不一样。“他们只承认我这三张红单子,这张白单子不承认。”张大妈说,其实有很多没有给她红单子,她自己只有通过记账来提醒自己。“交了很多钱,还有很多货没有领,但自己年纪大了,好多都忘记了。”她说。

       紫牛新闻记者从张大妈的记账本上看到,2016年6月、10月和11月份,分别购买了中生联合的姜红健、48瓶禾健氨糖及维生素、钙片,先后花去6600元、4704元和960元,其中960元标明是刷的医保卡。

       在另一页上,张大妈则记着2016年购买雨生红球藻16200元,标明从陈经理手中购入。令紫牛新闻记者大感疑惑的是,这一页上还标明:“拿了10瓶雨生红球藻、给了6桶奶粉给借钱的人。”

       很快,紫牛新闻记者从另一页上找到了答案。张大妈的记录里,2016年12月25日,她购买了某甘肽片一共是8万元,给了中生联合的梁总5万元,欠3万元。这3万元又分别在当月的26日和30日付清了。“这3万元是跟别人借的,中生联合的人又叫我买红酒和奶粉,可以送给借钱的人。”张大妈说,她觉得说得有道理,就买了送人。

       同样,在另一张购买了低聚肽、甘草、葛根及姜黄等保健品的白纸上,写明是18个月的量,总共是36000元,旁边写了张大妈的名字。“这是一个叫梁总的人收的钱,当时优惠了,说收3万元。”张大妈说,梁总也没有给她红单子,连签名都没有,货也是没有拿。

       然而,这些付账均是“白条”,似乎并不能成为张大妈付款的证明,也没有证据证明她到底拿了多少货。

       对于张大妈来说,年纪大了,这确实是一笔糊涂账。

一年多来收了十多万,我也过意不去

——销售专员透露心声


       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在大厂的销售点,一直跟张大妈接触的是胡小姐,后来改为孙经理,其间又有梁总介入。然而,随着紫牛新闻记者调查的深入,张大妈花出的钱终于有了佐证。

       其一,张大妈终于想起了一件事,她向记者展示了一张VIP卡和一张钻石卡。“VIP卡必须消费5万元,钻石卡必须消费15万元以上,他们把我的卡收走了,我又要回来了。”张大妈说,她在大厂店孙经理一个人手上就购买了四五万元的保健品,也没有给她红单子。

       紫牛新闻记者粗略地计算了一下,仅张大妈自己记账的“白条”式的款顶,就高达近12万元,加上被承认的红单子数据,并没有超过15万元,而她拿到的钻石卡必须在消费15万元以上,证明张大妈记账并不完整,如她所言,还有很多忘记了没有记上。

       其二,紫牛新闻记者以张大妈亲戚的身份联系上了胡小姐,她证实张大妈确实从她这里购买了十几万元的保健品。

       胡小姐称,张大妈购买的次数比较多,金额也比较大,她并没有记账,具体也不清楚。不过,她承认张大妈从她手上购买了十几万元的产品。“半年将近一年的样子,大概是十几万元,我也记不清楚,她(指张大妈)一般不说假话,她说有十几万就有十几万。”胡小姐在电话里向记者说,有些确实没有给票据,已上交给公司了。且有些货张大妈确实没有取,因为后来由孙经理负责,她就不太清楚了。

       其三,记者联系了大厂店的孙经理。孙经理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他已从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离职了。“具体的业务是当时公司交接给我的,她在我这里也买了好几万元。”孙经理称,他当时是大负责人,张大妈确实在他这里买了很多,但拿不拿货还是由服务专员胡小姐负责,只有胡小姐最清楚。

       至于当初收了钱为什么没有给单子?孙经理在电话里说,“其实都开了,我建议你去找小胡,所有的单子都在她手里,没有交给老人手里,也有可能都交给南京的经理了。”孙经理再一次证实,张大妈的钻石卡必须得消费15万元以上,而他今年3月份到深圳前,已将张大妈的单子交给公司或者小胡了。

       “你可以采取一些措施,比如法律上面的措施,维护自己的权益。”孙经理对紫牛新闻记者说,2016年他负责的大厂这个点时,张大妈确实购买了十几万元的产品,而且所有的钱都给公司了,他没有拿到一分钱。而对于张大妈没有单子而公司不承认一事,自己也没有办法,只能让张大妈找公司了。

高档写字楼的总部

业务繁忙,到底能退多少钱?


       12月20日上午10点多,紫牛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南京最繁华地段之一的长江路188号德基大厦30楼,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总部,这里有很多老年人不断赶过来,接待台上一溜名字等着签到,业务十分繁忙。从标题来看,一堂面向老人的讲课又将要开始了。在紫牛新闻记者表明身份后,该公司一位行政支经理和客服田经理接待了记者。

       很显然,田经理对张大妈很熟悉,她对紫牛新闻记者称,12月19日公司已派人跟张大妈接洽,事情已处理好了,后期过来拿钱就行了。田经理拿出来的一个处理意见,上面确实有张大妈的签字:“接受上述处理意见”,但内容只是标明退货,至于退多少货退多少钱,都没有写。

       “单子都拿过来了,我们已处理好了。”田经理说,她并不清楚要退多少钱,反正是单子拿回来了。对于记者所称的张大妈很多单子被公司收走一事,田经理改口称,张大妈的情况比较复杂,且多名业务员如梁某、孙某都离职了,张大妈又提供不了任何票据,他们还需要一步步地核查。对于张大妈到底花了多少钱买保健品,田经理说服务专员最清楚。

       而当紫牛新闻记者提出采访服务专员胡小姐时,田经理称人在大厂一时赶不过来,当记者点出大厂点已关掉时,她又称小胡是否在公司自己并不知道,况且她也有自己的工作。尽管紫牛新闻记者多次要求,但田经理并没有答应让胡小姐跟记者见面。

       此外,面对张大妈的钻石卡,田经理称消费5万元就可以办理,而且现在也已停办了。但对记者问她是否可以对这句话负责时,田经理不再接话。此外,当记者提出查看张大妈在中生联合公司购买保健品的会计记录时,也未获得许可。

       事实上,紫牛新闻记者接到张大妈的电话,她称:“中生联合公司来了两个人,一个姓杨一个姓孙,逼着我打电话取消投诉,说如果不取消,就不处理了,随便我怎么投诉。”张大妈说对方守在电话旁,她没有办法,就打了电话取消向市政热线12345的投诉,还在一张白纸上签了字,三张红单子也被对方拿走了,说是办理退钱。“我现在也被搞糊涂了,我有很多单子都不见了,就退我这不到两万块钱,我怎么办啊?”张大妈焦急地询问记者。

Rank: 1

在线时间
2 小时
威望
1
苏友币
144
注册时间
2018-2-1
阅读权限
10
精华
0
积分
50
帖子
24
发表于 2018-2-7 09:56:29 |显示全部楼层
禽兽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关于苏友| 帮助中心| 苏友声明| 争议处理| 服务条款| 联系我们|
Copyright © 2009-2018 苏友网(www.suyoo.cn)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  客服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     QQ: 370976030      法律顾问: 李冬明   陈栋梁   苏ICP备10037877号
回顶部